Rominwolf

给未来的自己,留一份美好的回忆。
混乱
随笔 Rominwolf · 1周前

最近睡的很晚,大概12点以后才睡。然后起的还早,天天晚上都有梦。

有时候做的梦不值一提,有时候做的梦显得很真实,仿佛确实这么做过,也许就像 Inception,给我植入一颗种子?

就像昨晚做的梦……

首先我打算回学校,选择乘坐地铁去,我来到了等候室,问同学你今天回学校吗,他说回,我就继续等着车来……之后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就离开了地铁站,出去了以后我站在广场上,四周都是人,我发现我忘戴口罩了(即使有很多人都没戴,但我还是想戴),我就跟他说我回家拿口罩,等我。

然后我就醒了,那个梦记得非常清楚,我就用QQ联系他(同一个人,真人):你今天回学校吗?他回了什么我记不清了,之后我就给他讲解了一遍我做的那个梦,他好像回了句:你竟然还戴口罩?什么的…让我显得很尴尬。

之后我又醒了,这一次是真的醒了,被闹钟吵醒的,因为我还有网课要上。

这个梦让我感到有些迷茫:我到底问没问他回不回学校的事情呢?

之后发现我昨天好像确实问他回不回学校这种问题(类似的),但他说不知道。

也许我最近确实太累了,竟然都做了双重梦……过几天好好休息下吧。

昨天早上服务器数据库突然就被黑客团队攻破了,让我发 0.06 bitcoin(折合大约4k)给他。这肯定不行啊!我哪里有那么多钱……(我甚至都不玩bitcoin。)

然后晚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以前把MySQL的binlog功能打开了,也许可以试下无损恢复?

然后……就是你现在看到的了,一点儿事儿没有(部分表仍然没恢复成功,但无伤大雅)。

总之我要吹爆MySQL的这个日志功能!

最后经过这次事件,赶紧更新了下系统,打了些补丁。

重新计划了定时备份数据库的任务。

希望不会再被黑了或莫名就数据崩溃了吧。

以及非常、非常、非常感谢某M姓大佬提供的紧急救援!@Mecho

算不出来……
随笔 Rominwolf · 1周前

昨天中午做了个梦(甚至不清楚有没有睡着)。

大概就是要模拟不同维度、不同空间的所有宇宙……

然后脑袋承受不了,嗡嗡嗡的响(超频!),然后一会儿就醒了。

迷迷糊糊的起来,还没反应回来。

是不是 Parent 有什么想提醒我?

(大概率是最近天天补高数,“消化不良”叭。)

新视频发布了!
这是一个具有解密元素的互动视频。求救信号 S.O.S 演示版: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6826990
2周前 · Rominwolf

前几天在知乎上看到了篇回答,感觉很戳我心底。

Q:你的社恐到了什么地步?
A:鲁西西的回答,链接:https://www.zhihu.com/answer/851564526

在此引用一段内容: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邻居叔叔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辆三轮车,热情地招揽小伙伴们坐他的车兜风。
我在另外两个小朋友的鼓动下,坐上了车,三轮车在我家楼下的操场上漫无目地开来开去,我们玩得很欢乐。
可是随着天色渐晚,我的麻烦来了,我开始担心太迟回家吃饭,要挨家长的骂。
但是叔叔骑三轮车的游兴正浓,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左右为难了好久,最终我心一横,从正在行进中的三轮车上直接跳下来。
结果可想而知,我摔了一大跤。
叔叔发现我从三轮车上摔了下来大吃一惊,停下来关切地问我有没有事?我忍痛说:没事,我要回家了。

他的叔叔十分不解地问:“你玩够了想回家说一声就好,为什么要直接跳车呢?”

也许外向的人想的是直接说就好了嘛,何苦为难自己呢?

叔叔不明白,让一个有社交恐惧的小女孩主动去向别人表达需求,比叫她直接从车上跳下来,更需要有勇气。

那些人不懂,或许说不想了解,让一名有社恐的人主动表达需求,比自己切实的行动需要更大的勇气。

看完这篇回答,突然就想到了我某一年的假期,和朋友一起回老家,当时也没成年,到了一个岔路口就各自走自己的路线了。

好不容易买了张直达山脚的车票(老家在山里),上车以后一言不发,哪怕同车人都很兴致勃勃的高声欢呼,我也自己玩自己的。

之后我看目的地越来越近了,但这时我却犹豫了,因为司机问有没有下车的?没有就不停直接下一站了。

当时心里想不对啊,难道不应该每站都停的吗?!

心里想着会不会有其他人也要下车,过了几分钟后发现近在咫尺,一个人都没有要下车的欲望……好像这站就我一个要下车的?

我左右为难了好久,到底要不要说一声。

最后思绪了一段时间,心里想着要不就不下了吧,倒时候问我为啥坐过站了就说睡着了,嗯。很完美的计划!

然后车就驶过去了,到了下一站终于有人下了车,我也跟着下了车,但这时我发现两站离的那叫一个远啊,起码得几十公里……

最后想了很久很久,终于和车长坦白了我坐过站的事实,车长也很善良,告诉我下趟车返航车出发的时候捎我一个。

当然,回程的时候心里想着不说不行啊,最后突破了自己的心里瓶颈,破口而出:“师傅下站我下车!”。

说起来,这也算是一种情商低的表现吧。

情商低其实有两种,一种是无法理解和察觉别人的情绪,不会为别人着想。
还有一种,太容易理解和察觉别人的情绪,太为别人着想,以至做出过度的反应。

我大概就属于第二种了。

【守望故事会】岛田兄弟的小日常:喝茶
文章 Rominwolf · 3年前 · 1184℃
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768 天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我叫岛田半藏,是岛田家族的大长子。

坐在我旁边的是我的弟弟岛田源式,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来。

噢,我现在知道了,他肯定在花村游戏厅里打街机呢。

不过话说,他从来没有按时到过(至少对我是这样的)。我也习惯了。嗯…

 

十分钟过去了。

诶啊?他怎么还没来啊。

不行啊,我要喝点酒啊。

其实我不爱喝茶的,我觉得茶的口感没有酒带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源式会那么爱喝茶。

真是想不通啊。

对了,知道为什么我会叫他来吗?

因为今天父亲希望我能教导他,毕竟他可是要和我一起继承父亲帝国的人啊。

搞不懂他为什么那么讨厌父亲的帝国。或许他不想成为一名管理者?再或许…他觉得自己没有成为管理者的能力?

说完,半藏就对着茶杯冷哼一声。

 

“拿酒来!”半藏对着空气大喊。不一会儿,机器人酒保就拿来一瓶酒,放到半藏面前,开启、倒入,一气呵成。

“好酒!还是家乡的清酒最好喝啊。”半藏对着空酒杯默默赞许。

“果然还是要喝酒,茶啊这种东西…还是离我远一点吧!”说便,他就把茶杯移到一边,再续上满满一杯清酒。

“这一杯,为了我自己。”一饮而尽,“这一杯,为了父亲的帝国!和我那自负的……弟弟。”

 

花村游戏厅。

“满分通关!”源式对着闪闪发光的游戏机大笑着。

“好像忘了点儿事情?”源式若有所思地想着,“啊!哥哥昨天说要去品茶,好像有点事情要对我说。”

“现在几点了?”

“啊啊!!已经晚了半个小时!”

“算了啦,反正也已经晚了,就算再晚半小时也没关系。”

“那么,接下来玩什么呢?”

 

一小时后。

“哥哥?哥哥!”源式拍了拍醉酒躺到小桌上的半藏。

“啊…弟弟你来啦…”

“来了来了,有什么事情嘛?”

“那个啊…有一些事情我要对你……”还没说完,哥哥就倒在了桌子上。

没过几秒,就听到哥哥低沉的呼噜声了。

“哥哥?哥哥…”弟弟尝试了很多方法,但都没能叫醒他。

看他依然不动声色,打着呼噜,源式也就放弃了,“真是服了哥哥了,还是等他酒醒了再说吧。明明酒量就不好,还喝那么多。”

源式无奈地苦笑出来,“干等也不是个办法,还是继续完成我的伟大游戏梦想吧!万一以后能遇到强有力的对手呢?!”

于是源式喝了杯茶水,激动的笑眯眯地跑了出去。

只留下了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半藏。

  评论
  • 您正在回复给 cubucudal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