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minwolf

给未来的自己,留一份美好的回忆。
混乱
随笔 Rominwolf · 1周前

最近睡的很晚,大概12点以后才睡。然后起的还早,天天晚上都有梦。

有时候做的梦不值一提,有时候做的梦显得很真实,仿佛确实这么做过,也许就像 Inception,给我植入一颗种子?

就像昨晚做的梦……

首先我打算回学校,选择乘坐地铁去,我来到了等候室,问同学你今天回学校吗,他说回,我就继续等着车来……之后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就离开了地铁站,出去了以后我站在广场上,四周都是人,我发现我忘戴口罩了(即使有很多人都没戴,但我还是想戴),我就跟他说我回家拿口罩,等我。

然后我就醒了,那个梦记得非常清楚,我就用QQ联系他(同一个人,真人):你今天回学校吗?他回了什么我记不清了,之后我就给他讲解了一遍我做的那个梦,他好像回了句:你竟然还戴口罩?什么的…让我显得很尴尬。

之后我又醒了,这一次是真的醒了,被闹钟吵醒的,因为我还有网课要上。

这个梦让我感到有些迷茫:我到底问没问他回不回学校的事情呢?

之后发现我昨天好像确实问他回不回学校这种问题(类似的),但他说不知道。

也许我最近确实太累了,竟然都做了双重梦……过几天好好休息下吧。

昨天早上服务器数据库突然就被黑客团队攻破了,让我发 0.06 bitcoin(折合大约4k)给他。这肯定不行啊!我哪里有那么多钱……(我甚至都不玩bitcoin。)

然后晚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以前把MySQL的binlog功能打开了,也许可以试下无损恢复?

然后……就是你现在看到的了,一点儿事儿没有(部分表仍然没恢复成功,但无伤大雅)。

总之我要吹爆MySQL的这个日志功能!

最后经过这次事件,赶紧更新了下系统,打了些补丁。

重新计划了定时备份数据库的任务。

希望不会再被黑了或莫名就数据崩溃了吧。

以及非常、非常、非常感谢某M姓大佬提供的紧急救援!@Mecho

算不出来……
随笔 Rominwolf · 1周前

昨天中午做了个梦(甚至不清楚有没有睡着)。

大概就是要模拟不同维度、不同空间的所有宇宙……

然后脑袋承受不了,嗡嗡嗡的响(超频!),然后一会儿就醒了。

迷迷糊糊的起来,还没反应回来。

是不是 Parent 有什么想提醒我?

(大概率是最近天天补高数,“消化不良”叭。)

新视频发布了!
这是一个具有解密元素的互动视频。求救信号 S.O.S 演示版: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6826990
2周前 · Rominwolf

前几天在知乎上看到了篇回答,感觉很戳我心底。

Q:你的社恐到了什么地步?
A:鲁西西的回答,链接:https://www.zhihu.com/answer/851564526

在此引用一段内容: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邻居叔叔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辆三轮车,热情地招揽小伙伴们坐他的车兜风。
我在另外两个小朋友的鼓动下,坐上了车,三轮车在我家楼下的操场上漫无目地开来开去,我们玩得很欢乐。
可是随着天色渐晚,我的麻烦来了,我开始担心太迟回家吃饭,要挨家长的骂。
但是叔叔骑三轮车的游兴正浓,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左右为难了好久,最终我心一横,从正在行进中的三轮车上直接跳下来。
结果可想而知,我摔了一大跤。
叔叔发现我从三轮车上摔了下来大吃一惊,停下来关切地问我有没有事?我忍痛说:没事,我要回家了。

他的叔叔十分不解地问:“你玩够了想回家说一声就好,为什么要直接跳车呢?”

也许外向的人想的是直接说就好了嘛,何苦为难自己呢?

叔叔不明白,让一个有社交恐惧的小女孩主动去向别人表达需求,比叫她直接从车上跳下来,更需要有勇气。

那些人不懂,或许说不想了解,让一名有社恐的人主动表达需求,比自己切实的行动需要更大的勇气。

看完这篇回答,突然就想到了我某一年的假期,和朋友一起回老家,当时也没成年,到了一个岔路口就各自走自己的路线了。

好不容易买了张直达山脚的车票(老家在山里),上车以后一言不发,哪怕同车人都很兴致勃勃的高声欢呼,我也自己玩自己的。

之后我看目的地越来越近了,但这时我却犹豫了,因为司机问有没有下车的?没有就不停直接下一站了。

当时心里想不对啊,难道不应该每站都停的吗?!

心里想着会不会有其他人也要下车,过了几分钟后发现近在咫尺,一个人都没有要下车的欲望……好像这站就我一个要下车的?

我左右为难了好久,到底要不要说一声。

最后思绪了一段时间,心里想着要不就不下了吧,倒时候问我为啥坐过站了就说睡着了,嗯。很完美的计划!

然后车就驶过去了,到了下一站终于有人下了车,我也跟着下了车,但这时我发现两站离的那叫一个远啊,起码得几十公里……

最后想了很久很久,终于和车长坦白了我坐过站的事实,车长也很善良,告诉我下趟车返航车出发的时候捎我一个。

当然,回程的时候心里想着不说不行啊,最后突破了自己的心里瓶颈,破口而出:“师傅下站我下车!”。

说起来,这也算是一种情商低的表现吧。

情商低其实有两种,一种是无法理解和察觉别人的情绪,不会为别人着想。
还有一种,太容易理解和察觉别人的情绪,太为别人着想,以至做出过度的反应。

我大概就属于第二种了。

【守望故事会】岛田兄弟的小日常2:可观测的未来(上)
文章 Rominwolf · 2年前 · 951℃
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768 天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哈哈!哥哥你快点!”源式兴奋地拉着半藏的手。

“等一下…等一下啊。”半藏现在正在写作。

「唰啦」一声,纸被笔给划坏了一角。

“喂…”半藏有点不耐烦了,“你在干什么啊?!有那么着急吗?!”

源式都快爬到半藏的后背上面了。

“啊呀,真是受不了你啊。”半藏默默地放下笔,叹了一声,“真是不可教养。”

“哥哥~我可听到了哟!”源式眯着小眼睛,嘴角上扬低语哼哼微笑着,“如果现在什么也想不出来,那就干脆一会儿再想吧!”

源式紧接着又补充道,“那么,不妨现在跟随弟弟的脚步,去探索人生的真谛!”

说完,源式便嘻嘻的笑了起来。

“啊…真是羡慕你啊。无拘无束。”半藏耸耸肩,任由源式拉去。

“嘿嘿。”源式还是笑眯眯的,看起来真有什么惊喜要给他哥哥看。

 

我叫岛田半藏,是岛田家族的大长子。

不得不说,我看到了未来。

我的未来、弟弟的未来、家族的未来和人类的未来。

 

“哥哥!哥哥。”源式笑着对半藏说,“我们到了,就是这里。”

“什么啊。就是这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

“…啊。”

源式将半藏带到了一间房间,房间里很空旷。白色的墙壁一尘不染,看不出一点坑坑巴巴的样子。而且房间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异样。

正当半藏不耐烦准备回去的时候,他发现了一面墙上似乎有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

半藏擦了擦眼睛。啊!真的有发光的东西!

半藏便走了过去,嗯…?

这一大片发光的东西竟然会和墙壁紧紧贴合在一起,浑然天成。

“弟弟。这是什么?”半藏诧异地问向源式。

“哥哥眼力真好,当初我可找了…”

源式还没说完,半藏就着急的回问。

“停停!别说那些没用的,这个到底是个什么啊?”

“嘿嘿。哥哥心真急啊。”源式笑着说,“这个啊。其实是未来之门。”

“啊?我不信。我不信人类的未来是可观测到的,是可以遇见的!人类的未来应是随机而富有变化的!”

“亲爱的哥哥哟,不相信我说的话吗?如果不信就去看看啦。”源式将半藏推了进去。

“喂……”半藏还没反应过来,下半身已经进去了,“喂!!……”

“嘿嘿。”

 

以前,我以为未来是不可能看得见的,但我错了。

未来,是可观测到的。

虽然你无法去改变、去抓住、去接触未来,但你确实看到了未来。

你的人生,你的未来,

你的未来,你的人生。

都不会发生——任何变化。

该怎么走,就怎么走啊。

  评论
  • 您正在回复给 cubucudal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