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minwolf

给未来的自己,留一份美好的回忆。
混乱
随笔 Rominwolf · 1周前

最近睡的很晚,大概12点以后才睡。然后起的还早,天天晚上都有梦。

有时候做的梦不值一提,有时候做的梦显得很真实,仿佛确实这么做过,也许就像 Inception,给我植入一颗种子?

就像昨晚做的梦……

首先我打算回学校,选择乘坐地铁去,我来到了等候室,问同学你今天回学校吗,他说回,我就继续等着车来……之后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就离开了地铁站,出去了以后我站在广场上,四周都是人,我发现我忘戴口罩了(即使有很多人都没戴,但我还是想戴),我就跟他说我回家拿口罩,等我。

然后我就醒了,那个梦记得非常清楚,我就用QQ联系他(同一个人,真人):你今天回学校吗?他回了什么我记不清了,之后我就给他讲解了一遍我做的那个梦,他好像回了句:你竟然还戴口罩?什么的…让我显得很尴尬。

之后我又醒了,这一次是真的醒了,被闹钟吵醒的,因为我还有网课要上。

这个梦让我感到有些迷茫:我到底问没问他回不回学校的事情呢?

之后发现我昨天好像确实问他回不回学校这种问题(类似的),但他说不知道。

也许我最近确实太累了,竟然都做了双重梦……过几天好好休息下吧。

昨天早上服务器数据库突然就被黑客团队攻破了,让我发 0.06 bitcoin(折合大约4k)给他。这肯定不行啊!我哪里有那么多钱……(我甚至都不玩bitcoin。)

然后晚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以前把MySQL的binlog功能打开了,也许可以试下无损恢复?

然后……就是你现在看到的了,一点儿事儿没有(部分表仍然没恢复成功,但无伤大雅)。

总之我要吹爆MySQL的这个日志功能!

最后经过这次事件,赶紧更新了下系统,打了些补丁。

重新计划了定时备份数据库的任务。

希望不会再被黑了或莫名就数据崩溃了吧。

以及非常、非常、非常感谢某M姓大佬提供的紧急救援!@Mecho

算不出来……
随笔 Rominwolf · 1周前

昨天中午做了个梦(甚至不清楚有没有睡着)。

大概就是要模拟不同维度、不同空间的所有宇宙……

然后脑袋承受不了,嗡嗡嗡的响(超频!),然后一会儿就醒了。

迷迷糊糊的起来,还没反应回来。

是不是 Parent 有什么想提醒我?

(大概率是最近天天补高数,“消化不良”叭。)

新视频发布了!
这是一个具有解密元素的互动视频。求救信号 S.O.S 演示版: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6826990
2周前 · Rominwolf

前几天在知乎上看到了篇回答,感觉很戳我心底。

Q:你的社恐到了什么地步?
A:鲁西西的回答,链接:https://www.zhihu.com/answer/851564526

在此引用一段内容: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邻居叔叔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辆三轮车,热情地招揽小伙伴们坐他的车兜风。
我在另外两个小朋友的鼓动下,坐上了车,三轮车在我家楼下的操场上漫无目地开来开去,我们玩得很欢乐。
可是随着天色渐晚,我的麻烦来了,我开始担心太迟回家吃饭,要挨家长的骂。
但是叔叔骑三轮车的游兴正浓,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左右为难了好久,最终我心一横,从正在行进中的三轮车上直接跳下来。
结果可想而知,我摔了一大跤。
叔叔发现我从三轮车上摔了下来大吃一惊,停下来关切地问我有没有事?我忍痛说:没事,我要回家了。

他的叔叔十分不解地问:“你玩够了想回家说一声就好,为什么要直接跳车呢?”

也许外向的人想的是直接说就好了嘛,何苦为难自己呢?

叔叔不明白,让一个有社交恐惧的小女孩主动去向别人表达需求,比叫她直接从车上跳下来,更需要有勇气。

那些人不懂,或许说不想了解,让一名有社恐的人主动表达需求,比自己切实的行动需要更大的勇气。

看完这篇回答,突然就想到了我某一年的假期,和朋友一起回老家,当时也没成年,到了一个岔路口就各自走自己的路线了。

好不容易买了张直达山脚的车票(老家在山里),上车以后一言不发,哪怕同车人都很兴致勃勃的高声欢呼,我也自己玩自己的。

之后我看目的地越来越近了,但这时我却犹豫了,因为司机问有没有下车的?没有就不停直接下一站了。

当时心里想不对啊,难道不应该每站都停的吗?!

心里想着会不会有其他人也要下车,过了几分钟后发现近在咫尺,一个人都没有要下车的欲望……好像这站就我一个要下车的?

我左右为难了好久,到底要不要说一声。

最后思绪了一段时间,心里想着要不就不下了吧,倒时候问我为啥坐过站了就说睡着了,嗯。很完美的计划!

然后车就驶过去了,到了下一站终于有人下了车,我也跟着下了车,但这时我发现两站离的那叫一个远啊,起码得几十公里……

最后想了很久很久,终于和车长坦白了我坐过站的事实,车长也很善良,告诉我下趟车返航车出发的时候捎我一个。

当然,回程的时候心里想着不说不行啊,最后突破了自己的心里瓶颈,破口而出:“师傅下站我下车!”。

说起来,这也算是一种情商低的表现吧。

情商低其实有两种,一种是无法理解和察觉别人的情绪,不会为别人着想。
还有一种,太容易理解和察觉别人的情绪,太为别人着想,以至做出过度的反应。

我大概就属于第二种了。

奇怪的梦
随笔 Rominwolf · 6月前 · 216℃
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215 天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具体的时间了,大概就是昨天晚上我睡着以后吧。
做了一个『十分』稀奇古怪的梦…那个梦特别长,条例十分清晰。而且梦到了很多…很多的人物。而且还是个惊悚梦,噩梦算不上,甚至现在回想起来好有点儿好玩呢。但当时我确实很紧张,指的是我的大脑。
因为我是被闹钟叫醒的,人在突然惊醒的情况下是会保留梦境的记忆的,想必各位都清楚吧。

那我就试着去回忆一下当时的情节吧,可能写的不是很生动,但我会尽力描绘出来具体的情况。

悬崖

“你还没收拾完吗?马上就要出发了。”,一个男人郁闷地大喊道。
“马上就好了!着什么急嘛真是的。”,我略带生气的回应道。

是的,今天我们要去一个地方集训,虽然不清楚是在哪里,但会有专车接我们。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坐上了车,这是一辆大巴车,表面喷漆好像是白色或者红色的。

再往前是一座隧道,听他们说出了这个隧道就是终点站了。
我还是蛮激动的,毕竟这是难得的好机会呀。

『到了!』
大巴车停下了,我们都陆陆续续地下了车,这是一座悬崖,我们就停在了悬崖边上。
这里还有几张桌子和凳子,都是那种木质的。

『那…现在应该干什么呢?』
『对了!早饭还没有吃呢,在大巴车上我可不吃东西的。』
然后我带着我那小的离谱的便当,找了个地方开始吃早饭。
『这里看起来风景蛮不错的,就坐在这里吧。』

在我吃完了以后,我突然想起来我还要和同学(朋友)们打声招呼吧。
然后擦了擦嘴,走向了人比较多的地方。
“早上好!口田君!”,是的,我的朋友们都是《我的英雄学院》里面的角色…口田君随后看了我一眼,愣了一瞬间冲我笑了一下。
『之后的话,就是常暗君了吧。』
“早啊,常暗君!”
“早。”

接下来我就打算开始学习技能了,首先应该找一个能坐的地方吧。
『嗯。就坐在这里吧。』
然后我打开掌上教学机,查看了一下今天要学习的科目。
上面的课程还是蛮多的,但是我打算从第一个开始学起。
『呃……和一个人讲话一段时间?』
『当然是常暗君啦,如果他不介意的话。』
这时我站了起来转过身准备去找他,发现整片悬崖都变空了,只有我一个人,所有人都消失了,还有那辆大巴车。
前面有一座山洞。
『也许我应该进去?他们不会在玩捉迷藏吧。』

山洞

我走进了山洞,里面漆黑无比,仿佛进入了黑洞一般,能把周围的光线全都吃掉一样。
我发现我可以用教学机(与其说是教学机,倒不如说是老式手机)进行照明。
我打开了自带的手电筒功能,发现里面的墙壁竟然是金属材料制成的。
越往里面走,我越感不对,这个场景我似乎在哪里遇见过。
到了前面就是一个分叉路口了。
我看了一眼右边,发现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有阴影,看不清楚是什么。
但是直觉告诉我我应该逃跑。
它们发现了我,它们开始疯狂的往我这边聚集。
我看了左边发现什么都没有,便往左边跑。
但是前面是条死胡同,上面倒是有个通风口。
我跳了一下便进去了。

里面似乎和我想的不太一样,这里黏黏糊糊的,照了一下发现……这里似乎是由病变的细胞组成的一条管道……腐烂的身体组织和灰黑色的血管组成了这条十分肮脏而且令人恶心的……不知道是由什么身体组成的……身体病变管道。但我闻不出是什么味道,想必一定十分地恶心到想吐。
我似乎听到后面有东西发出了声响,我回过头一看——是那些格林怪物!果然吗。
(格林怪物是一种寄生怪,在《生命线》游戏中它们是绿色的,它们会从嘴里进入,然后控制那具身体。一旦被控制,就变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但是在泰勒系列第三部中,它们似乎有了智慧。在这个梦中它们是白色的。)
『总之,逃吧。能逃多远是多远。』

这时候前面出现了光芒,我加快了爬行速度,进入了那个光芒中。

花园

这里是纯白色的,似乎有一个巨大的东西,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
然后我便来到了一片草地。
这里似乎是片花园,我往里面走发现有两个人讲话。
我看到他们了。
『吉良吉影?』,我心里咯噔一下,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旁边那个女人是谁?我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她,但是记不起来了。

吉良吉影也看到了我,笑了一下,继续和那个女人讲话。
我走进了一些,似乎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我的这个水管道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好用了,您能帮我看一下原因吗?”吉良吉影对着那个女人说,还把水闸开了又关。
“嗯。我看一下。”女人蹲下看了一眼水管,确实没有水流出来,“也许我应该到后面看一下总闸?”
对,我现在已经有一种很忐忑的心情了,也许会发生一些可怕的事情。
“好的。那就麻烦您了。”吉良吉影笑着对女人说,然后他看了我一眼,是那种十分冷淡的笑容。
我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心跳不用摸都知道一定很快。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而我这时想逃走,却发现身体仿佛不听使唤地动不了。

女人走向了总闸,弯着腰想要去掰开那个水管。
『不要。』我心里这样想着。
『不。』
……
女人摆开了水管,确实有东西喷了出来,十分冲。
但涌出来的不是自来水,而是一股股白色的东西。
是格林怪物。它们像发了疯似的扑到了那个女人的脸上,很多…很多。
女人的整个脑袋上都是怪物,她尖叫着,用手把那些怪物往旁边扔,扔到了地上、扔到了墙上。
但是不行,已经晚了,怪物像发了疯似的涌入了她的嘴巴里、鼻子里、眼睛里、耳朵里。
之后她突然不动了,僵硬地站在了原地。
突然她的头向后转了一百八十度。

我看了一眼吉良吉影,发现他还在对我笑,还是那种冷淡的笑容,仿佛在对我说——你就是下一个。
我真的很慌,『快走啊』,快走啊,『跑啊』,跑啊,『赶紧跑啊!!』,赶紧跑!

教室

这时我突然来到了一个教室里,老师刚说完三个字就打铃下课了。
但是我的身体似乎不受我的控制……?
我慢慢地走向了前面的一位女生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回过头的同时我说了一声,“嘿。”
『什么?为什么是22娘啊?』
“……呃……好吧。”,22娘似乎有些郁闷地回应我。
“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我对她说道。
虽然我看不到我的脸,但我知道我肯定笑了,露出了一股傻气。
“……行吧。”,22娘似乎有些不愿意和我一起出去走。

我们便一起走向了教室门,这时她说门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我问她是什么颜色的,她说是白色的,去看一下。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大事不好,我的身体自己也能控制了,就赶紧往22那边跑。
突然世界感觉变化了,我感觉我到了宇宙中,眼前显示着一条巨大的10min。
看起来似乎像是一个界面,我把时间的10min改到了3min,然后点击了下面的submit。
虽然不知道这个min指的是什么世界观的分钟,但是下意识的就调到了3。

这时我又回到了教室,老师也是三句话讲完下课。
我也是拍了22的肩膀,说了一声嘿,22也回了一句好吧。
然后我还跟她说一起出去走走吗,她说行吧。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哪些地方不对劲……
……
22的眼睛没有瞳孔!只有白色。只有白色。
『晚了。』

突然之间我又回到了那个调整min的地方,这次显示的是0min,但是改不了时间。
于是我有些迟疑地按下了submit。

基地

“这次的行动是这样的……”,温斯顿跟另一名英雄在说话。
但我现在是以上帝视角去看,我无权干涉物体。
然后他们就走出了这个房间。
就在这时,我似乎看到了桌面上有吉良吉影的档案,我拉进了一下视野。
然后有一些格林怪物爬上了桌子,打开了吉良吉影的档案袋,钻了进去,最后还把档案袋又给关上了。
但是我现在一点儿不紧张,是没有七情六欲。
过了一会儿温斯顿又回来了,把桌子上的档案袋都拿走,然后出了门。

再然后外面就变得十分吵闹,我传送了出去。
发现外面十分的乱,仿佛就是《红辣椒》里面梦境想象的场景一样。

我听到有人说话,然后另一个人跟他说:“还弄啥啊,来爽”,然后那个人就把一个格林怪物放到了另一个人的嘴里。
不一会儿,那两个人都蹦蹦跳跳地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全世界都变了吗……?

突然。没错,又是突然。
场景变化了,我来到了一个发着淡绿色光的小屋,看起来像是实验室一样。没错,我现在又有实体了。
在我旁边的是巴基和鹰眼,我看到我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像胶囊一样的仓。
我走了过去,发现这个仓的名字叫救援胶囊,使用者写着娜塔莎。

不一会儿,门开了,黑寡妇站了下来,跟我们说她失忆了,有没有什么她的档案或者资料什么的。
然后我指了一下胶囊,她看了一下。
说出了娜塔莎三个字。

之后闹钟就把我叫醒了,我感觉之后应该还有剧情。
看看今晚能不能梦到续集吧!

我还想看看格林怪物的结局、吉良吉影最后是不是被jio护车给撞死了以及我还要和常暗君聊天呢。
嘿嘿。

  评论
  • 您正在回复给 cubucudalao